「現在見面已經沒有談戀愛的感覺了」她說,在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

這樣的場景通常是在街角有落地窗的連鎖咖啡店裡,我右手刁了根菸,也許是Dunhill品牌,然後緩慢地吸了一口,吐出一團不成形的二手煙,在暈黃的燈光下更顯清楚,但因為我對尼古丁未能成癮,只是嗜著咖啡因,所以當下我緩慢地舉起白色的馬克杯,喫了一口已不再溫熱的Mocha,繼續安靜地聽她說...

其實故事大抵是這樣的

她的不安是來自於她對過去的猜測,以及對未來的恐懼

「他總是不願意跟我說之前的她的事」
「他也不跟我一起想像未來,或是談論承諾」
「我只是好奇,想要瞭解他的過去嘛,這樣會很奇怪嗎」通常這句話讓我感到稀鬆平常卻任性
「我覺得他已經沒有像一開始一樣那麼愛我了」這句更是陳腔濫調中的陳腔濫調

「So.....,妳想分手...嗎...!?」在那樣的氛圍,我通常很直接

「我有考慮過....,但我覺得...我暫時找不到更愛我的人了。」她說

所以那樣的話聽起來只是宣洩不安的情緒,以及她對昨日的厭倦

「那.......妳覺得幸福嗎?」我用最傳統的問題來回應

「.........」回答通常是欲言又止的無言或是不甚篤定的支吾

無解,因為我們還沒有時空旅行的能力

秘密通常都藏在抽屜,而感情就像是深埋其中的時光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nowmanjune 的頭像
snowmanjune

雪跡

snowman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